• 以父之名

  • 状态:更新到38集
  • 类型: 连续剧 国产剧 电影
  • 主演:于震,叶璇,叶筱玮,战立国 郝欢喜(叶璇饰演) 程天乐(于震饰演) 游春风(汪晴饰演) 梅姨(侯璎珏饰演)
  • 首播时间: 2020-11-05
  • 地区: 大陆

简介: 年轻女孩郝欢喜深受过世警察父亲郝仁影响,立志成为一名人民警察。警校四年,她与同学:游春风、裘美、叶雯、鲍栋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次偶然的KTV试唱,欢喜等人卷入了一宗警方调查已久的贩毒案件,嫌疑人被抓获却暴毙狱中,线索中断。他们了解到:贩毒集团由代号君子兰的神秘人物控制。毕业后,欢喜等人入职警局,成为贩毒专案调查小组成员。在调查过程中欢喜发现父亲郝仁与该案有关,种种证据表明父亲是一名变节卧底,她精神奔溃跌入低谷。经领导和同事开导,欢喜重新振作,决心还父亲清白。经过众人的努力,君子兰被抓获,此人正是养育鲍栋成人的叔叔倪鲲,历时已久的贩毒案终于告破,证实郝仁清白。办案过程中的种种曲折、牺牲,让欢喜等人真正领悟到了人民警察使命和精神[手机电影]欢迎观看

以父之名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郝欢喜在警校被惩罚 程天乐和郝欢喜出相遇  火车站发生了惊险的一幕,一个女人持枪将小三劫持,谈判专家来到现场,但她还没说上几句话,犯罪嫌疑人就情绪激动,并突然掏出了打火机。  眼看那个女人就要和人质同归于尽,在这关键的时刻,狙击手果断开枪,不仅打掉了犯罪嫌疑人手中的火机,还开枪将嫌犯打死。  嫌犯倒地以后,突然笑着站了起来,原来刚才只不过是警校的一次演练,对于他们的表现,警校的陆队长很不满意,对他们挨个进行了批评,只表扬了扮演犯罪嫌疑人的那个女孩。  假扮犯罪嫌疑人的那个女孩叫郝欢喜,郝欢喜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梦想成为警察,最终如愿以偿考入了警校。  游春风、裘美、叶雯是她的警校同学,三个人住在同一个寝室,陆队长训话结束以后,众人都埋怨郝欢喜不按套路出牌,郝欢喜却笑着告诉他们,真正的歹徒不可能给他们讲究套路。  在军校的日常生活中,陆队长像个瘟神一样,是他们最害怕的人,他不仅在平时的训练中严格要求他们,而且在内务整理,和日常生活中,他们的要求都非常苛刻,只要达不到他的要求,就对学员们进行惩罚。  学员队接到了新的任务,有一个持枪歹徒进入了演唱会的现场,让他们配合警察进行抓捕。  郝欢喜宿舍的四个女生,接到任务以后都非常高兴,按照要求,她们本来负责外围,但她们擅作主张,都跑进了演唱会的现场。  任务目标是一个戴墨镜的人,一开始她们认错了人,结果惊动了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朝天开了两枪,制造混乱后想要逃走,结果还是被四个女生擒住。  回到学校以后,她们本来以为会得到嘉奖,结果却被陆队长一顿臭骂,说他们擅自行动,差点伤了无辜的群众,还对他们进行了体罚,但陆队长的体罚,更像是在针对他们的强项进行训练。  郝欢喜的母亲和舅舅开了一个理发店,舅舅刚处了一个对象,那个女人总爱做直播,郝欢喜见母亲不喜欢那个女人,就故意将她气走。  郝欢喜的母亲花姐,有一个好姐妹,那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丈夫出轨离开,她和年幼的儿子相依为命,郝欢喜也挺喜欢那个小男孩。  郝欢喜带着小男孩去商店买玩具,恰好遇到了男主程天乐,程天乐不小心将郝欢喜手中的玩具碰到地上,郝欢喜追着他索赔时,恰好看到程天乐在教训几个小混混。  程天乐也是一个混社会的人,他来替一个叫强哥的人收账,看到小混混摸女孩的屁股,他才出手教训他们。  小混混被打跑以后,程天乐拿着刚刚收回来的钱,正要离开,郝欢喜突然堵住了他的去路,这时程天乐接到了他表弟的求救电话。  程天乐着急救人,郝欢喜却拿着他的车钥匙不还给他,无奈之下他只好出手将郝欢喜制服,并吓唬郝欢喜要摸她的胸,看到郝欢喜吓得直叫,他笑着将100元塞到她的的兜里,然后转身离开了。
以父之名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程天乐救了表弟泰山 游春风和叶雯偷看男生洗澡  程天乐的表弟泰山,赌输了钱,被人打的鼻青脸肿,还绑到椅子上索要赌债,在他被绑的地方,放赌的人若无其事的打着麻将,程天乐来到以后,看到泰山这个样子,先将他训斥一顿,然后走到赌桌前坐了下来,问那几个人想怎么玩。  放赌的人一看,又有鱼儿上钩,就很高兴的和他玩了起来,没想到程天乐却是个中高手,他不仅帮泰山赢回了所输的钱,而且还抓到了对方抽老千。  对方被识破以后,恼羞成怒就要动手,程天乐就提醒他们,是不是不想在圈子里混了,抽老千的事如果传出去,谁还敢和他们玩,那些人这才罢手。  泰山的外婆在路边卖水果,被几个小混混索要保护费,看到程天乐到来,那几个小混混认出他是强哥的手下,吓得赶忙溜之大吉。  因为自己的养老钱被泰山偷走,外婆正在生气,程天乐让泰山把钱掏出来还给了老人家,并向她保证以后不会再赌了,外婆这才转怒为喜。  在郝欢喜的宿舍里,几个人正在议论一个叫包栋的男生,说他不仅长相英俊,而且有八块腹肌,游春风和叶雯却不相信,于是几个人就打了赌。  由于男生宿舍装修,包栋等部分男生,就被分配到女生宿舍附近居住,为了观察包栋到底是不是有八块腹肌,游春风和叶雯就趁包栋洗澡的时候,悄悄地来到浴池。  当她们走进去的时候,包栋正好穿着裤衩,他那八块腹肌明显的显现出来,看到两个女生进来,包栋正在感到诧异,游春风赶忙指了指他身边的田七。  游春风和田七正在谈恋爱,此事已经成为不公开的秘密,虽然学校有明文规定,不准学员谈恋爱,但谈恋爱的事,在学员队里已经习以为常,包栋心里就喜欢裘美,但没有向她表白。  裘美是一个搏击高手,在整个学院队里都数一数二,在进行搏击训练的时候,几个男生因看不起女生,被裘美几招就打趴下。  裘美站在台上,很牛气地问男生们,还有没有不服的,男生们纷纷后退,并将包栋推了出来,为了不让裘美丢面子,包栋假装不敌,故意输给了她,众人都看出来,唯有裘美蒙在鼓里。  回到寝室以后,听到同寝室的人在议论,包栋因为喜欢裘美,才故意让着她,裘美听了,就很不服气的找到了包栋,问他是不是喜欢她,包栋却答非所问,说学校里禁止谈恋爱。  叶雯喜欢唱歌,为了参加培训,让郝欢喜陪她前往,两个人翻墙头出去,因为郝欢喜有密集恐惧症,在爬楼梯上楼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一个女孩轻生,郝欢喜急忙上前将她救了,从那个女孩的状态,郝欢喜判断,她应该吸了毒。  两个人回来以后,陆队长就在墙下等着她们,因为违反校规,陆队长再次对他们进行了惩罚,陆队长还警告叶雯,她现在门门功课都是倒数,再这样下去肯定毕不了业。  叶雯也不争气,在考核比赛的时候,她只打了四环,陆队长借题发挥,再次将她臭骂一顿,郝欢喜站出来替叶雯说话,为了挫挫郝欢喜的锐气,陆队长站到了靶前,作为人质让郝欢喜射击。  郝欢喜不知道队长发什么神经,但又不敢不从,只好很不情愿地举起了枪,学员们为两人都捏了把冷汗,最后郝欢喜还是开了枪,但枪口却没敢朝向队长。  事后有人传言,陆队长正和妻子闹离婚。叶雯雯感到最近有些不顺,为了去去晦气,她和郝欢喜来到郝欢喜母亲的理发店,准备理发去去晦气。  她们刚坐下来,郝欢喜家的一个邻居振威,突然来到理发店哭诉,他母亲患了癌症,却无钱医治。
以父之名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郝欢喜和叶雯等人问到歌厅面试 队长把抓毒贩任务交给她们  看到振威哥如此可怜,郝欢喜就动员母亲借钱给他,振威拿着钱离开以后,郝欢喜的母亲花姐,不满的责怪女儿,和她爸爸一个熊样,就是看不了别人有困难。  强哥的孩子放学,程天乐去接他的时候,看到他正在邀请一个女孩子打羽毛球,程天乐一下子就看出,小强喜欢那个女孩。  小强看不惯爸爸和程天乐整天打打杀杀,程天乐就故意问他,想不想追那个女孩子,小强虽然喜欢刚才那个女孩,但却不认为,程天乐在追女孩方面比他强,为了证明他的想法没错,他故意问程天乐,敢不敢追路边的那个女孩子。  父亲的生日要到了,裘美请假回家给爸爸过生日,她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雨,一辆轿车疾驰而过,溅了她一身水,裘美正在恼火,那辆车突然又倒了回来,程天乐打着一把伞从车上下来,先向她道了歉,然后问她去什么地方。  看到眼前彬彬有礼,而且高大帅气的男人,裘美的火气一下子就消了,但她谢绝了程天乐的好意,程天乐就将手中的伞递给她,裘美问程天乐如何把伞还给他,程天乐说了一声不用还了,然后转身上车里去。  车子轿车离开以后,小强看到裘美还在向他们张望,禁不住开始佩服起程天乐来。  在羽毛球馆,小强和同学正在打羽毛球,几个小混混突然走过来,对小强喜欢的那个女孩动手动脚,小强出言制止,却被小混混奚落。  程天乐在一旁冷眼旁观,当小强被小混混取笑躲开的时候,程天乐告诉小强,如果他现在逃走,就永远追不到那个女孩,但小强却不愿意听他的。  小强的老师去世了,强哥打着尊师重教的旗号,大张旗鼓的为那个老师办丧事,但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来,他是借机敛财,丧事完毕以后,强哥让程天乐将收的钱交给另一个手下,这明摆着对程天乐不信任,但程天乐却毫不在意。  裘美拿着蛋糕回到家中,父亲却板着脸,一点笑容也没有,妈妈劝她不要对女儿这样,父亲不满地道出生气的原因,原来裘美不仅没有去找,父亲通过关系找的那个人,而且擅自选择了刑侦专业。  郝欢喜和游春风等人陪着叶雯去参加面试,不仅叶雯通过了面试,面试的老板告诉郝欢喜和游春风,她们都可以参加,几个人听了,都非常高兴。  老板领着她们来到工作场所,看到客人正搂着歌手唱歌,而且桌上还放着吸毒的用具,郝欢喜赶忙拉着叶雯离开了。  毕业考核开始,在最后一个科目,叶雯不仅没有救出人质,还将逃跑的人质也打死了,陆队长便当场宣布他不及格。  叶雯正在为不能毕业哭泣,陆队长给她带来了一个好的消息,原来她们面试的那个歌厅,是一个毒品的场所,警察早已关注那个地方,想让她们利用歌手的身份配合侦查。  陆队长告诉叶雯,只要她表现的好,就可以破例让她毕业,叶雯听了非常高兴,郝欢喜等人也欣然接受了任务。  自上次借伞的事以后,裘美对程天乐充满了幻想,她几次来到程天乐给她送伞的地方,却始终没有看到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在歌厅里看到了程天乐,见程天乐是个小混混,就对他非常失望,就拿着雨伞准备扔进垃圾桶。  包栋看到裘美手中的雨伞,奇怪的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裘美就顺手把雨伞给了他,包栋拿着雨伞还非常高兴,认为这是裘美给他的定情信物。  程天乐在歌厅里看场子,他一下子就认出了郝欢喜,并故意戏耍她,郝欢喜却突然咬了他的胳膊,领班小姐要将郝欢喜拉走调教,程天乐却主动担负起调教她的任务,在包房里,郝欢喜几杯酒下肚,开始她还有防范意识,后来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裘美陪着一个客人,比郝欢喜也好不了哪去,客人提出带她去开房,裘美故意开出一个天价,说一次需要两万块钱,没想到客人随手就从包里取出两万交给了她。

相关视频 最近热播

《以父之名》导演: 相关作品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