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上世纪三十年代,北平一名叫商细蕊的梨园新魁凭借过硬的本领在这一行声名鹊起。为了让自己在北平站稳脚跟,兑现自己当初要将戏曲发扬光大的承诺,他不屈不挠,一门心思扎进艺术的海洋中。在此过程中,从未看过京剧的新派富商程凤台偶然间看了他的表演后被深深打动,有意与他结交,并在他的影响下对京戏日渐痴迷。在程凤台的帮助下,商细蕊克服重重阻挠,在北平重建水云楼,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京戏人才,影响力深远。1937年,日军占领北平,面对他们令人发指的烧杀抢掠的行径,不忍大好山河与国粹艺术就这么葬送的有识之士们开始奋起反抗,商细蕊和程凤台也被众人保家卫国的热血之情所影响,暂时放下自己渺小的人生目标,投身革命队伍保家卫国,也为艺术的保护与传承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非常影院] 欢迎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商细蕊未去祝寿惹不满程凤台归来初识商细蕊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所有传统曲艺都在这里融汇,这是前年梨园最辉煌的舞台。也是近代中国最艰难的岁月。有一代名伶绝妙开嗓,有富商巨贾豪掷千金,有风雨飘摇内外交困,大幕徐徐拉开上演了一出鬓边不是海棠红。姜荣寿过寿辰,众弟子皆恭贺其长寿无边,其子姜登宝站立一旁,这个寿宴可以说是声势浩大。小来跑到班主商细蕊的门口召唤,催促商细蕊前去给姜荣寿过寿,商细蕊却只是留下了不去二字的纸条,人早已不知去往哪里了。商细蕊(尹正饰演)是新在北平生平鹊起的梨园新魁,京戏花旦,为了能在北平站稳脚跟发扬戏曲,商细蕊?是一门心思扎在艺术之中,其实商细蕊出身也是名门,和姜荣寿还有些亲戚,众人本以为商细蕊会给姜荣寿一些面子,也都纷纷数落商细蕊傲慢无礼,姜荣寿打算等到商细蕊过来时候好好说说他,结果却迟迟等不到商细蕊。商细蕊此时正在妓院里面,和头牌喝酒对视,看了许久之后商细蕊指出头牌的手不像是手而是爪子,且没有风情。老板娘心存不满,认为商细蕊存心挤兑,头牌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过要和她睡一觉。商细蕊却认为想要睡觉叫风骚,而风情是让人爱,并当场我头牌现场演示什么是风情。老弦儿此时过来找头牌,色眯眯的样子让商细蕊踹了一脚。老弦儿一看是商细蕊立刻眉开眼笑,询问商细蕊为何不去姜荣寿会长那里过寿。商细蕊声称自己去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傻不拉几杵在那里还不如不去。姜荣寿的寿宴结束了,大家纷纷指责商细蕊架子大不肯来,让姜荣寿好好说说他。姜荣寿看到商细蕊送来的拐杖寿礼更加生气,认为商细蕊讽刺他老的走不动了。姜登宝告诉姜荣寿商细蕊没有来是去嫖娼了,一句话差点没气死姜荣寿。范湘儿(佘诗曼饰演)程凤台(黄晓明饰演)的夫人,范湘儿从接到消息知道程凤台要回来了就一直魂不守舍等着,除非等到他回来亲眼看见他,否则范湘儿心难安。老葛按照程凤台要求拿了干净衣服到城门口等着他,并且告诉程凤台商会的人知道他要回来都聚集一起等着找他讨个说法。程凤台早已把商会交给了范湘儿的弟弟范链,可是范链昨天牙根没有去,程凤台擦拭了一下脸上的血渍也不换衣服径直骑马去了商会。程凤台告诉众人东边经常闹土匪,地盘是他自己打出来的,如果大家想要分一杯羹是不可能的,程凤台亮出自己的手枪,并声称今天刚杀了土匪,身上的血渍还未干。众人无奈只好提出租用程凤台的地盘,程凤台自然不肯租,众人又骂程凤台是土匪,双方剑拔弩张都亮出了枪支。程凤台慢悠悠点燃一支雪茄,郑原木从里面走出来充当和事佬,先是责怪众人不好好说话,并且命令大家都坐下。随后,郑原木提出要请程凤台吃饭听戏,算是赔礼道歉,程凤台也表面硬撑着答应给郑原木面子。郑原木看着程凤台离开的背影气愤又无奈叹气。程凤台上车之后就换上了老葛提前准备好的衣服,还在车里刮胡子,并且命令属下的人拿石子砸范链的房子玻璃。范链这才衣衫不整推开窗户,一看是程凤台慌忙答应下来,一个女人也出现在窗口,看到是程凤台来了卖弄风骚向程凤台打招呼,程凤台连看都未看一眼。程凤台责怪范链不去商会,范链解释自己去了也解决不料问题,随后就拉着范链回府去了。范湘儿已经等了许久看到程凤台回来赶紧让人端上饭菜,程凤台嘴甜称自己快想死夫人了,范湘儿更加开心。程凤台的小妹妹察察儿听到程凤台会来到消息喜滋滋跑来,程凤台对这个妹妹也非常疼爱。范湘儿对商细蕊也多有不满,等到无人之时就和程凤台说起了商细蕊。商细蕊在以前是范湘儿表嫂蒋梦萍的亲师弟,商细蕊从小爱慕蒋梦萍,但是蒋梦萍不喜欢商细蕊,反而爱上了范湘儿的表哥常之新。当商细蕊得知蒋梦萍和常之新要成亲的时候就又打又闹不许蒋梦萍嫁人。后来还逼着不许蒋梦萍在其他戏班演出,再后来就干脆把这些编成了段子唱出来。程凤台认为这个就是类似百老汇的明星一样,炒作绯闻,越是闹就越是红。范湘儿不满责问程凤台是否也惦记哪一个明星,程凤台戏言自己还不如喜欢范湘儿大表嫂呢,肯定是花容月貌,惹得男人为他争风吃醋。范湘儿佯装生气掐了程凤台一把,程凤台慌忙声称自己只喜欢夫人,夫妇俩闹作一团。商细蕊因为一件戏服有线头而不满不愿接收并且要求原路返回从新做。掌柜的声称要和程凤台汇报一下,本想拿程凤台的名声吓唬商细蕊,没想到商细蕊却并不惧怕,还要改天找程凤台讨教一番。程凤台正在打麻将,掌柜打来电话说处商细蕊这件事,程凤台心存不满但是也打算让商细蕊满意,因为商细蕊这套行头价值不菲,程凤台不满现在很多人吃不饱饭,而唱戏的人却风生水起。有人好奇商细蕊的来历询问范链,有知情人就从旁解释到当时曹司令攻打平阳,而商细蕊就站在城头上唱戏,唱的是霸王别姬。曹司令立刻要求不许开枪要活的。两边的士兵也都不打仗了,都在开始听商细蕊唱戏。范链称当时是因为常之新和蒋梦萍离开平阳,商细蕊伤心过度唱起了疯戏,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停,但是不可否认商细蕊唱戏的确好听。话说到这里程凤台想起了自己和郑原木有约,干脆拉着察察儿一起去听戏。让程凤台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唱戏的人居然是商细蕊,一进戏园子里面就热闹非凡,程凤台带着察察儿去和郑原木会和。程凤台一点也不喜欢看戏,他是留洋回来的比较喜欢看电影,对戏曲一点也听不懂。郑原木希望程凤台能把东边的路让出来,到时候他可以付出两成的费用,程凤台并未答应,此时正好商细蕊上台唱戏打断了郑原木。程凤台一看怀表中的照片和商细蕊非常相似,这简直让他惊呆了,并且摘下自己手上的戒指让察察儿打赏。察察儿却因为一个不留神砸中了商细蕊的脸颊,这让察察儿很内疚,程凤台答应等会儿带着察察儿去道歉。下面的人纷纷吵嚷让退票,咒骂商细蕊唱戏难听,郑原木更是要下去看热闹,程凤台眉头一皱。转载许可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程凤台为商细蕊出头被打商细蕊被邀请唱戏再遇难程凤台让察察儿在台上等着,他下去看看情况。郑原木告诉程凤台因为商细蕊把这个剧本改了所以大家都不爱听了,换了很多戏班子都这样,所以大家都开始想要收拾商细蕊了。郑原木认为水云楼早晚得让人砸了场子,因为一个人想要挑战所有人简直就是找死。程凤台笑言这个商细蕊和自己很相似,千篇一律的作品是该改改了,而他也知道郑原木今天来找他就是为了那东边的路,但是如果郑原木不同意捐款,他非但不会同意让路,还会加码。郑原木赶紧找个理由离开了,大家都起哄,有人甚至往商细蕊身上泼水,程凤台看不过去上前阻止。台上商细蕊不停唱戏,台下的人和程凤台动手打架,戏院的人一看是程凤台被打,立刻赶过来打走了混混。老板告诉程凤台那些人都是有名的混混,戏院的人也是守住了二楼维护治安,忽略了一楼,程凤台斥责老板就不顾一楼百姓死活,就知道讨好楼上的。老板本要让商细蕊停止唱戏,程凤台却依旧要求继续唱戏,他一个人也要看戏,看着台伤的商细蕊唱戏,程凤台想起了另一个唱戏女人的样子。程凤台和察察儿到后台看商细蕊,商细蕊其实也早就看到程凤台受伤了,只是早就练出来的台风不管台下如何台上都稳如泰山。这点让程凤台很欣赏,商细蕊生气今天被砸场子老板并未及时处理,声称要离开这个戏院到别处唱戏,老板因为找不替班的人希望商细蕊还能继续唱戏,老板答应给双倍的商细蕊认为应该唱到月末,钱一分钱不多要,但是今天的贵妃醉酒唱砸了,最后一场还要唱这个,老板忙答应下来,只要商细蕊肯上台唱什么都行。商细蕊看程凤台衣服破了还拿了自己的衣服给程凤台穿。范湘儿听说今天程凤台为了商细蕊打架受伤心中生气,嘴上也不由得发牢骚,自称自己是一个穷丫头也根本配不上程凤台。程凤台忙哄着老婆开心,也答应以后不带着察察儿出去了,范湘儿这才露出笑脸。戏班里的人都很生气,认为今天混混闹事老板也不管,但是商细蕊也不该罢演,毕竟这么多人吃喝问题呢。小来让商细蕊亲自到姜荣寿家里赔礼道歉,认为一定是得罪了树大根深的姜荣寿才会被人砸场子,商细蕊气得拍桌子,声称自己不玩虚的。那些人都是姜登宝找的人去闹事,那些小混子被抓进警察局严刑拷打,因为得罪了程凤台。小混混同伙来找姜登宝说情,姜登宝一听这话立刻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当姜登宝回到家里发现警察刚从家里离开,立刻就吓破了胆。姜荣寿训斥了姜登宝,声称被抓的人已经供认不讳了,姜登宝承认自己看不惯商细蕊在北平地界还那么横。姜荣寿责怪姜登宝不会办事,现如今大家也都会帮着商细蕊说话了,是姜登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姜荣寿劝说姜登宝不要着急,打蛇必须打七寸,日子也还长着呢,如今不疼不痒还惹了自己一身骚。之前范链一直请商细蕊来唱戏,商细蕊都不肯来,这次范链以程凤台的名义办了酒会请了商细蕊,商细蕊就来了。第一次见到商细蕊没有穿戏服的样子程凤台愣是没认出来。大家都一直让商细蕊不停唱戏,程凤台劝说大家要听以后花钱上戏院听,不能让商细蕊一直唱戏。商细蕊出于程凤台面子问题表示自己可以唱,程凤台却并未让商细蕊继续唱戏而是单独将他请到了后院。程凤台给商细蕊倒了一杯咖啡,但是又担心商细蕊会害怕被下药,商细蕊却丝毫不忌讳拿过来就喝了。商细蕊穿着素雅,声称自己在台上太花哨了,在台下就喜欢素雅。商细蕊也告诉程凤台自己这些年唱戏所得并未存款,也没有买房置地,而是把所有钱都用来置办行头了。程凤台告诉商细蕊那天闹事的人都是受了姜登宝指使,并不是因为商细蕊改了戏词所致。商细蕊也猜到了,知道是自己没有去贺寿得罪了人。商细蕊把自己衣服上的腊梅花直接别在了程凤台衣服上,声称算是一种感谢,也让程凤台俏皮一下。此时,有人来叫程凤台去接着打牌,程凤台让商细蕊坐在自己身旁,保证不会有人敢再指使他,商细蕊竟然也毫不客气。程凤台一直输牌,让商细蕊帮着自己随便摸一张牌,商细蕊担心自己连累程凤台赔钱,程凤台却丝毫不介意。却没有想到商细蕊一张牌居然让程凤台赢了,程凤台大喜声称自己的好运来了。程凤台为商细蕊返工的衣服回来了,商细蕊验货时候程凤台就打着手电筒一旁让他细细看,因为商细蕊反是和戏曲沾边的事情就任何交情都不看了,结果自然让商细蕊非常满意。金瘸子举办堂会,表面上是为了慰劳那些士兵,实际也是为了圈钱向曹司令示好,多少自己还能落下点钱。商细蕊自然也在邀请义演之列,商细蕊欣然前往,但是堂会要求不许穿着戏服,也不许有乐器伴奏。为了能让商细蕊有所不同,刻意为他安排了一个拉胡琴的,结果却被商细蕊给气走了。金瘸子提醒属下的人转告商细蕊,今天所有人都是为了商细蕊而来,如果商细蕊不好好唱戏就等着吃枪子。程凤台也和范链在其中,一听说是商细蕊来唱戏,程凤台饶有兴趣要留下来听听。商细蕊一听要请自己吃枪子一点也不着急,并且还要求给自己拿来一个猪肘子,吃完了就有主意了,人们都以为是商细蕊的特殊嗜好,上台前要吃一顿好的。姜荣寿听说了商细蕊的事情就把商细蕊叫来,答应可以帮忙商细蕊,只是希望商细蕊能在所有人面前向他赔礼道歉。商细蕊却直言两人相互看不上,也没有必要相互假惺惺讨好,他即便吃枪子也不愿意。姜荣寿气得掉头就走,此时,程凤台过来让商细蕊去自己商行躲着,金瘸子也不敢找商细蕊的麻烦,商细蕊却认为程凤台是英雄救美习惯了,可惜他不是美人,并且豪气让程凤台好好等着听戏,他也不会让程凤台失望。转载许可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商细蕊唱戏得罪金瘸子程凤台欲助商细蕊解怨姜荣寿本来要等着看商细蕊出丑,没了拉胡琴的就看他如何唱戏。岂料,商细蕊自己拿着胡琴上台,自拉自唱且水平高超引得满堂喝彩。范链也由衷赞叹商细蕊了不起,并且认为程凤台运气好,他追商细蕊那么久的戏也是第一次看到自拉自唱的商细蕊。姜荣寿心中生气就设下计谋,故意让商细蕊听到他和姜登宝对话,商细蕊得知这次募捐的善款被金瘸子贪污。商细蕊气得登台唱戏,本来他就是生角出身后来改的旦角。商细蕊在台上借着唱戏把金瘸子贪污善款的事情揭露出来,气得金瘸子命人追捕商细蕊。程凤台尤其称赞商细蕊英雄好汉,看到商细蕊躲过那些追捕的鹰犬,程凤台及时让商细蕊坐上自己的车离开了。程凤台本来也就是吓唬一下商细蕊,认为他一个小泥鳅翻不起大浪随后并未带人追赶。程凤台安置了商细蕊,并且设局半路抢劫了金瘸子的钱箱子捐献给了东北抗联战士。商细蕊也很快找到了一个更加好的戏院落脚,姜荣寿心有不甘,已经开始和姜登宝计划下一步对付商细蕊的计划。商细蕊带着水云楼的人来到戏院,本来早就安排好了的结果却被龙春班的人给抢了地位。老板解释因为金瘸子要撤退了,曹司令以后就接替了金瘸子,曹司令就是这里的主了。而商细蕊之前曾经和曹司令有过节,所以大家都不敢用商细蕊,即便是商细蕊去别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敢用。程凤台请商细蕊吃饭,询问商细蕊和曹司令之间的过节,商细蕊声称自己根本和曹司令没有过节。当初曹司令让商细蕊为自己唱戏,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出戏,商细蕊就打算离开回归戏园子。曹司令拿着枪指着商细蕊的脑袋,逼问他是要戏还是要命,结果商细蕊说自己要戏。商细蕊认为曹司令也就吓唬吓唬他,可是这些文章被人杜撰出来就变了样。程凤台相信商细蕊的话,他知道如果曹司令想要杀一个戏子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可是又没人能为商细蕊证明。程凤台答应趁着他孩子周岁宴席的时候帮着商细蕊摆平这件事。常之新和蒋梦萍来找范湘儿,常之新抱着孩子喜欢得不得了,蒋梦萍很眼馋也很内疚,告诉范湘儿自己不会怀孕了,说着说着就落泪了。一边抱着孩子的常之新看到后慌忙过来关心询问蒋梦萍,得知蒋梦萍是为了孩子难过,常之新慌忙把孩子递给佣人并且表示自己不喜欢孩子,也不要孩子,他只要蒋梦萍。范湘儿忙命人把孩子带下去,看到常之新搂着蒋梦萍安慰的样子让范湘儿很羡慕。范湘儿送给蒋梦萍一对耳环,并且自责一开始不该提起这件事,希望蒋梦萍不要难过。常之新此时着急来找蒋梦萍,声称半小时没有看见蒋梦萍似乎过了很长时间,他是一刻也不能离开蒋梦萍。常之新一下子就发现了蒋梦萍耳朵上的耳环,还告诉范湘儿他一天能看蒋梦萍八百遍,只要蒋梦萍有一点变化他都能发现,所以心中眼里也只有蒋梦萍。蒋梦萍有些害羞,而范湘儿却对这对情侣羡慕不已。晚上,范湘儿对着镜子梳妆,反复摸着自己的耳环。此时,程凤台回来倒头就睡,范湘儿拉起程凤台想让他发现自己换了耳环,可是程凤台根本就没有发现,反而认为范湘儿稍微胖了点,但是还不忘称赞她漂亮,这些话在范湘儿看来并未走心,因此心中也有些不痛快。程凤台让范湘儿操持一下孩子周岁宴,另外曹司令接风宴也一起办了,范湘儿心中不悦,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操持家务的。程凤台的姐姐程美心忙着操持周岁宴,反而是范湘儿一直没有露面坐在房间里反复想着常之新和蒋梦萍。程美心风风火火闯进来,范湘儿询问程美心如果一个女人从未被人爱过是不是白活了,程美心认为程凤台就不爱她,常之新非常爱蒋梦萍。程美心认为男人和男人不一样,有人喜欢把爱挂在嘴上,有的人喜欢把爱放在心里,有人喜欢风月场上,有人却不解风情。程美心认为范湘儿嫁给程凤台就是不解风情,但是却聪明伶俐,不像她嫁给的是曹司令这个莽夫。听了程美心的劝慰,范湘儿心里也释然了,随着程美心赶紧去应酬了。老葛催促程凤台去门口迎接曹司令,程凤台却认为曹司令一定是喜欢晚到出风头,一听说戏班子来了程凤台慌忙去后面看商细蕊。在后院,程凤台让商细蕊好好唱戏,他会找报社的人在下面拍照。到时候报纸上登上,商细蕊金嗓一开,曹司令笑逐颜开,从此商细蕊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此时,一听说曹司令过来了,程凤台慌忙去门口迎接,曹司令给程凤台带来很多贺礼,程凤台笑言自己没有第二个姐姐可以嫁给曹司令。曹司令和程凤台有说有笑,一看关系就不一般。范链来后院看到蒋梦萍和常之新也帮着忙活赶紧拉着二人去见曹司令,范链认为常之新也在政府任职,能和曹司令混个眼熟将来有帮助,常之新虽然不情愿但也被范链拉了去。程凤台一直和曹司令有说有笑,趁着曹司令开心的时候程凤台提起了商细蕊,并且表示不相信曹司令会和一个戏子结仇,但是北平的人传言俩人有仇,把商细蕊挤兑到没地方唱戏了。程凤台还提出要让商细蕊下跪道歉,可是曹司令却声称商细蕊和自己不配做仇人,但是也相信商细蕊膝盖骨非常硬,相信他不会过来下跪道歉,如此一来到时候再真一气之下毙了商细蕊倒是增添了晦气。曹司令让商细蕊出来唱秦腔,商细蕊本都要扮上了,如今听到临时改戏只好决定素装上台。程美心来到后院听说今天唱戏的人是商细蕊立时愣住了,担心常之新和蒋梦萍也过去慌忙赶去。转载许可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