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上古时期九婴危害人间,金木水火土五正神官牺牲自我、合力锁住九婴。金正意外存活,其他四神散落人间。千年后,由百里氏建立的峳国与琅族征伐不断,峳皇幼年继位,其母贺氏辅政,重用外戚之风日盛,宗室亲脉平原王之子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惨遭猜忌。琅族的新首领明夜枫发现了平原王之女百里鸿熠的真实身份,身世秘密将百里氏推向叛国深渊。此时,金正发现九婴即将冲破封印,于是想方设法历练其它四神,唤醒其灵力,重灭九婴。最终,五神在鸿烁和鸿熠的带领下,再次履行了千年前保卫天下的约定,让世间重获安定。[免费电影] 欢迎观看

上古密约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太后将孤女赐婚鸿煊琅族欲犯�r国动作不断往古之时,异兽九婴祸乱苍生,山海大荒有五神降临,大战九婴,并将其封印于土神后土体内,缔结五神不聚,九婴不复之旷古密约。大战过后,五神耗尽灵力,元神分散,遂散落人间,不知所踪,此后的大荒之间,百里氏建立的�r国与琅族隔山并存,征伐不断,更有神秘力量暗中图谋,人们被迫卷入这场千古战局。�r国皇帝百里昊和幼年即位,其母太后贺氏辅政,前平原王长子征西将军百里鸿煊镇守�r国边境十余年,军功无数却尚未婚配,按辈分来讲,皇帝乃是鸿煊的叔叔,贺太后为鸿煊选妻,为辽东晋阳郡主,是现辽东郡首的长姐,皇帝特意封晋阳郡主为公主,即日成婚。琅族内正在进行射箭比赛,琅族万骑将军明夜枫射中红心,赢了大君之子阿纳环,阿纳环不甘心的奉上自己珍藏的美酒,之前琅族败于�r国,阿纳环提议让明夜枫出战�r国,本是想要报复,但明夜枫认为�r国骁勇,硬攻不如智取。刺客夜袭平原王府,百里鸿煊的弟弟百里鸿烁以及妹妹百里鸿熠出手消灭了刺客,二人向大哥汇报刺客之事,鸿煊推断是琅族战败,报复而为。晋阳从辽东赶到�r国国都邺城,得贺太后召见,提起晋阳和鸿煊的婚事,晋阳心里不安,毕竟她家族已经没落,与百里鸿煊并不相配,但太后却称谕旨成婚,是鸿煊的福分,这时晋阳看到太后身后一个金光闪闪的人影闪过,顿时心慌,但整个殿内并无一人察觉。山林之上,云雾之间,一对神秘男女商讨五神现世之事,女子称男子为君上,君上欲唤醒土灵,解印九婴,其实当年五神只消亡四神,独余一神苟活,君上欲让五神元灵觉醒重聚,再次封印九婴。鸿煊与晋阳的婚事,令不少�r国老臣不满,大臣们认为辽东郡虽是大郡,但老郡首去世之后,只剩下幼子孤女,朝堂内外并无任何势力,太后将一个远邦孤女封为公主赐婚,分明是害怕百里鸿煊与更强的家族联姻,鸿煊认为太后忌惮他也是无可厚非,毕竟鸿煊的父亲曾是太子,若不是父亲早逝,也不会轮到父亲的幼弟成为皇帝,这些年他为了避嫌已经主动请战驻守边疆,不过老臣们却认为�r国皇帝应该能者居之,如今皇帝年幼还需要辅佐,难免会有奸佞趁虚而入。皇帝突然来访平原王府,表明想禅让皇位给鸿煊,鸿煊吓得连忙跪下,并说出十年前自己说过的话,当年百里昊和才六岁,只是因为平原王已逝,老皇帝还没来得及立新的太子,所以依照祖制百里昊和就成为了新皇帝,可他那么小,根本不懂得怎么做皇帝,于是就想禅位给鸿煊,鸿煊告诉小皇帝,不管以前谁是太子,谁是太孙,现如今小皇帝的位置来的名正言顺,他绝不会觊觎皇位,僭越祖制,会尽力辅佐皇帝,护佑�r国江山。十年前百里昊和提禅位,是年幼不懂,真的想让鸿煊做皇帝,但十年后的今天再提禅位,却多了几分试探,鸿煊不得不更加小心应对。百里鸿煊被封为镇北侯,赐婚晋阳公主,太后特意让宫人赶制了一件白色的凌锦袍,作为鸿煊大婚时的服装,百里家男儿成婚,一律穿朱色赤鹿服,太后偏偏送来一件凌锦袍,分明是不把鸿煊当百里家的人看待,鸿烁和鸿熠对此颇为不满,但鸿煊却忍下了这口气,并示意弟弟妹妹不要闹事,毕竟从小皇帝登上皇位那天起,尊卑就已经分明。明夜枫和白泽部的将军明濑见面,送上了白泽另外两位将军的人头,明夜枫称这二人暗中谋划投靠�r国,因此被他就地正法,如今白泽部的首领百诺也有投降�r国的意向,明夜枫称大君宁可放弃整个白泽部,也不会让白泽部成为�r国的一员。明夜枫让明濑送上百诺人头,以后明濑便是白泽部首领,也可以保整个部落数千人平安,明濑认为百诺在部落内德高望重,贸然兵变会不得人心,整个白泽部能与百诺威信相当,地位更加尊贵的只有伊久磨一人,当年伊久磨以主祭身份,极力反对百诺世袭首领,遭到百诺的迫害,暗中将其流放于千陵波一带,若是能寻回伊久磨,再发动兵变则可以名正言顺。千陵泊位于白泽部与�r国的栎城交界,明濑暗中调查,发现伊久磨被栎城守军关押,证明百诺确实与�r国有勾结,但明濑的能力有限,无法找到并救出伊久磨,明濑请求明夜枫相助,若能找回伊久磨,整个白泽部任凭明夜枫差遣。皇帝也觉得太后安排的赐婚和封号不妥,百里鸿煊毕竟是皇家贵胄,晋阳虽然身份尊贵,但毕竟是远邦孤女,根本配不上鸿煊,而且太后还将世袭的平原王封号改为镇北侯,朝中不少老臣都对此不满,太后辅政十年,心机深沉,对老臣的心思自然拿捏的通透,太后称自己相信鸿煊的衷心,只是外面有传言称鸿煊才是正统,若不打压鸿煊,只怕将来传言愈演愈烈。转载许可
上古密约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侯府婢女竟刺杀鸿熠琅族送礼贺鸿煊大婚鸿熠为哥哥的婚事生闷气,明明不情愿却还要答应成婚,世袭的王位被暗中降成侯爵,大哥竟然能忍下这口气,鸿烁清楚大哥心里的苦,知道大哥忍受这些都是为了百里家的未来,鸿烁提醒鸿熠不要轻举妄动,以后千万不能为难晋阳公主,鸿熠心里难受,将鸿烁赶出了房间。鸿烁担心鸿熠,去厨房拿了些米糕给她送去,正好看到一个婢女装扮的女子正欲杀害鸿熠,鸿烁出手阻拦,但女子身手很好,轻易便逃出了镇北侯府。琅族大君听说鸿煊的婚事,他们没想到鸿煊打败琅族之后,�r国太后不仅不赏赐,反而明升暗降,让一个空有名号的公主与之成婚,大君让明夜枫去�r国献贺礼,想让�r国看看琅族的威风。明夜枫知道这次邺城之行是大君的试探,若他成功回来,则能打压百里氏的威风,也可洗脱阿纳环败仗的耻辱,若他不能回来,大君则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攻打�r国,重用阿纳环,总之大君谋划这些,都是为了他儿子阿纳环,不过明夜枫清楚,不管大君怎么扶持,阿纳环终究成不了大器。鸿煊让府上管事的何叔调查婢女,何叔发现婢女春柳竟然死了,看上去像是溺水死的,但浑身衣服都是干的,鸿熠称自己刚刚被刺杀时,也是感觉像溺水,而且那个女刺客进来时分明是春柳的脸,转眼又变成了另一张脸,非常诡异,鸿熠认为最近府上发生事情太多,建议哥哥找太后商量,延迟娶亲的事,鸿煊却严肃教训鸿熠,让她不要干预这些事。鸿熠走了之后,鸿煊心中却不安起来,鸿熠并不是他的亲妹妹,是当年父亲领养回来的女儿,鸿煊担心这刺杀会与鸿熠的身世有关,鸿煊让自己的心腹陶申详细调查春柳丧命之事。鸿煊大婚这天,皇帝来到侯府贺喜,太后派了不少人跟着皇帝,皇帝烦得很,好不容易打法走了那些侍卫,想跟鸿煊吐槽几句,没想到鸿煊也是张口闭口国家责任,皇帝不耐烦便去找鸿熠和鸿烁玩。鸿熠不想出去面对那些虚伪,也担心自己说错了话,惹大哥不快,便拉着鸿烁躲在房间喝酒,鸿熠见皇帝来了,便质问皇帝为何要平白给大哥赛个妻子,家里莫名多一个人,她心里不高兴,皇帝称是太后赐婚,且晋阳确实温顺贤淑,鸿煊都接受了这门亲事,鸿熠却还在闷闷不乐。外面响起了琅族的胡笳声,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鸿烁立刻安排人送皇帝回宫,生怕他有什么不测,但皇帝怎么也不肯离开,鸿烁只好让人在后院守着皇帝。明夜枫来到镇北侯府,送上的贺礼是一只凶猛的白虎,并且言语间多有挑衅,将鸿煊这桩婚事背后的利益算计都挑明了,鸿煊小心应对,称自己与晋阳成婚并无半分勉强,将明夜枫的话全部堵了回去。明夜枫正准备离开,突然整个侯府的人全部被定格,所有人都不懂了,一个神秘女子大摇大摆走到晋阳面前,念了一些咒语,突然鸿煊、鸿熠、鸿烁的眼睛都变成了黄色,他们还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之后女子在晋阳手中留下一片叶子便消失,整个侯府又恢复了正常,神秘女子仿佛从没来过,但宾客们都觉得奇怪,甚至觉得大堂之上有妖气环绕,鸿煊提醒大家不要再对这门亲事有任何异议。婚礼结束之后,鸿熠想要教训一顿明夜枫,便暗中跟着他离开了侯府,鸿烁担心鸿熠也一路跟随,不过明夜枫早就发现了他俩,一个拐弯便甩开二人。皇帝闹情绪在侯府后院的假山上不肯下来,鸿煊称琅族的人听说皇帝在这儿,已经被吓跑了,皇帝这才得意的从假山上下来,却不小心差点摔倒,所有人都不在近前,这时刚刚那名神秘女子出手救了皇帝,只是这女子似有隐身术,除了鸿煊之外,并无任何人看到她。阿纳环不满父亲派明夜枫到�r国,他认为明夜枫的野心太大,不该委以重任,但大君却坚信明夜枫是忠臣,甚至将阿纳环严励训斥一顿,阿纳环对明夜枫更加怀恨在心,暗中派了人手潜入�r国,监视明夜枫的一举一动。夜里,鸿熠翻墙回家,被鸿煊逮个正着,鸿煊让她下次走正门即可,并追问他们白天去哪玩了,鸿熠告知她本想去探探明夜枫的虚实,没想到对方那么厉害,若不是鸿烁在,她恐怕是回不来的,只是两人联手也打不过明夜枫的一个护卫。鸿煊把今天宾客送的一份礼物送给鸿熠,是一个漂亮的珍珠耳环,虽然鸿熠平日喜欢男装打扮,且和鸿煊鸿烁兄弟相称,不过这种东西她也是非常喜欢的。转载许可
上古密约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侯府内出现诡异女刺客鸿烁被指派戍边婚宴结束之后,何叔整理宾客礼单时,发现了明夜枫私下送的礼物,一棵千年人参以及虎毛,这棵人参是琅族不闲山的产物,不闲山常年冰雪覆盖,雾霭风云,就算琅族的大君想得到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鸿煊担心明夜枫的礼物引发争端,提醒何叔谨记,侯府从未收到任何明夜枫私下送的礼物。夜已深,鸿煊还没回到卧室,晋阳向婢女宛兮打听鸿煊平日作风,得知鸿煊常常在书房整日,公务繁忙,且今日更是因琅族之事烦忧,所以迟迟没回卧室,宛兮言语间对晋阳颇多羡慕,毕竟整个邺城的女子,没有不仰慕鸿煊的,但只有晋阳有这个福分嫁给鸿煊。风吹开了房间的窗户,飘进来一片叶子,和白天晋阳手里出现的那片叶子一样,晋阳站在窗口四下观望,并没发现什么人,她知道一定有人来找她,便自顾自地说自己不想多生事端,希望外面的人不要再来寻她。鸿煊乔装后去见了明夜枫,两人说话喝酒之间,鸿煊仍提醒明夜枫不要太不知分寸,不知收敛,明夜枫称今日见到了百里家的三位公子,二公子鸿熠的脾气倒是和鸿煊完全不同,今日鸿熠与明夜枫正面相遇,说话间鸿熠丝毫没有忍让,直来直起的脾气和鸿煊忍气吞声形成鲜明对比。明夜枫此行自然不是为了和鸿煊聊家常,鸿煊是太子之后,现在琅族有人欲与贺太后勾结,明夜枫希望与鸿煊联手除害,鸿煊自是不会轻易应承,明夜枫是琅族第一勇士,二十岁就已经是万骑将军,一统琅族三十六部,琅族实行禅让制度,可能要不了几年,明夜枫将会成为新的大君,因此他可不会轻易与明夜枫合作。太后听说皇帝在侯府的时候,琅族的人也来了,事后太后心惊胆战,皇帝称在侯府是最安全的,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在侯府对他不利,况且还有鸿熠和鸿烁在身边,太后提到鸿烁已经弱冠,是时候该去戍边历练了,皇帝本来担心鸿烁年幼,不过太后称是想让鸿烁去栎城,那里有鸿烁幼年的好友贺遥驻守,鸿烁只是去涨涨见识罢了,皇帝这才默许。上次行刺鸿熠的女子再次出现,鸿熠完全不是该女子的对手,女子拿出一把琵琶,每弹奏一下鸿熠便痛苦一分,鸿烁听到响动立刻冲进鸿熠房间,女子瞬间便逃离出去,鸿熠催促鸿烁赶紧抓住那女子,她就是杀害春柳的人。鸿煊也听到了动静,与鸿烁联手对付女子,但这女子身法妖异,能凭空化物,伤口也能瞬间愈合,晋阳在旁边看到这些,震惊的说不出话,鸿熠出来相助鸿煊和鸿烁,三人联手仍不敌女子,这时空中突然闪出一道金色的人影,女子看到后吓得立刻逃走,鸿煊等人追过去时,目睹了女子痛苦挣扎后,整个人消失不见的过程,现场只剩下女子身上的衣服,所有人都没见过这种诡异场面,鸿烁决定自己今晚守夜,以免再发生其他事。新婚第二日,鸿煊带着晋阳进宫拜见太后,太后身为祖母,确实摆出一副慈爱的模样,还让晋阳去挑选一些料子,回去给鸿烁鸿熠制新衣。晋阳去挑选料子时,太后告诉鸿煊,栎城那边又不太平了,需要镇北侯继续出力,鸿煊正准备请命去栎城,皇帝却称已经决定封鸿烁为左骑统领,前往栎城修筑防御,协助镇守栎城的大将军贺遥一起守城,鸿煊担心鸿烁难当大任,请求让自己前去栎城,太后称鸿坊间本就对他们的祖孙关系颇多谣言,现在鸿煊正直新婚燕尔,再让他去戍边实在不妥,且皇帝已经拟好圣旨,此时不可再更改。离开皇宫后,鸿煊称赞晋阳与太后投缘,得到太后恩赐,晋阳忙解释从辽东到邺城时,是她与太后的第一次见面,她也很意外太后为何会选她做鸿煊的妻子,但既然有这个机缘,她一定会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鸿煊称作为侯府的妻子,宁可自损,也绝不能损害侯府一分一毫,鸿煊追问晋阳是否有事瞒着他,晋阳有些心虚,但仍称没有隐瞒任何事,如果有一天需要她为侯府牺牲,她会毫不犹豫。鸿煊回去之后,立刻喊鸿烁到书房议事,这次鸿烁去戍边,最大的敌人并非琅族,而是贺氏,鸿烁觉得贺遥根本不足为虑,在邺城时,贺遥就是鸿烁的手下败将,整日只知道吃喝玩乐,根本没有任何将才,鸿煊提醒鸿烁不要再轻看贺遥,贺遥在栎城经营多年,根深蒂固,鸿烁必须要收敛公子脾气,鸿煊交给鸿烁一份外邦秘传的信纸,字迹干透之后没有任何痕迹,只能用特殊方法才能显现字迹,用这种方法传信也是为了安全。转载许可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