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强盛的大唐帝国已经步入黄昏,煊赫的大氏族日渐没落。权贵与百姓都在不甘的挣扎, 追求着虚妄的永生, 而无心,却一心求死。在此期间,他邂逅了神秘的柳家姐弟,姐姐青鸾英武果决, 弟弟玄鹄孱弱腹黑。 无心和青鸾联手解决了一系列离奇事件,彼此惺惺相惜。青鸾爱慕无心,却不敢表白,无心欣赏青鸾,却不愿耽误她。一封神秘来信打破了日常生活,无心护送姐弟俩返乡。他们本想查明真相,不料却被卷入种种残酷诡谲的事端...几经艰险,幕后黑手终于浮出水面一一竟是和无心结有宿怨的白琉璃。而白琉璃身后,居然还有着一一个关于长生不老的惊天阴谋。决战中,无心意外找到了取死之法,本可以获得梦寐以求的解脱,却在最后关头为了青鸾而毅然放弃。此时的他还不知道,青鸾玄鹄姐弟和千余年后的岳绮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VIP电影] 欢迎观看

无心法师3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无心归来闯长安寻找生活意义李崇霄死亡一案与花门楼擂主有关无心不停的追着猴妖跑,从房顶追到屋子,从屋子追到挂灯的架子上,猴妖不敌被无心制服。猴妖询问无心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无心抓了猴妖想让猴妖给自己一个痛快。猴妖虽然不相信,但是依然偷袭给了无心致命一击。无心拔出竹简扔给猴妖,说着怎么老是往人胸口上戳。猴妖看着无心胸口上的洞,询问无心怎么没有心,大喊着有妖怪。猴妖不明无心为何而死,无心以滚雪球打比方,说着自己活得太久了,越活越累。自己的人生就像是没有尽头的下坡,只有死才能真正的解脱。猴妖决定为无心施展自己祖传的秘技,窥探未来的片段。无心决定一试,但是无心认为看到的都是乱七八糟的。猴妖却认为看到的都是无心没心所想之事,无心却说自己还是去天上找大圣一棍子打死自己得了。无心一个人走在清冷的大街上,感慨永生却是一种无尽的惩罚。尚青天在热闹的街市上开张,卖着可以治疗精神不振、食欲不济的十全大补丸。乡里乡亲的询问药真的这么好用吗,尚青天说着上有天、下有地,中间还有良心。自己炼制的药都是从宫里传出的秘方,要不皇上每天日理万机,还能精神头特别好。尚青天一忽悠先尝后买,便有人争着试吃。其中的一个老者吃了之后双腿一蹬,两眼一闭,说着尚青天的药有毒,众人要拉着尚青天去报官。无心突然说自己给大家变了一个魔术,说完便把吃药的老者变作一条围巾。众人见药性不行都离开了,尚青天抱怨无心挡了自己的发财之路。无心认为尚青天卖的药都是假药,见尚青天对自己态度不好,说着难道忘记是谁从粪坑将他拉出来了吗?无心询问长安城最近有没有妖怪,尚青天说着最近确实有妖怪。尚青天带着无心来到崇仁坊,有个叫李崇霄的赶考士子离奇惨死。尚青天说着这个刘崇霄虽说是自杀,但是哪有人自杀选择将全身经脉尽断而死呢。两人说着话,尚青天让无心从崇仁坊不起眼的地方进去调查。无心进了一间房间,转身看到了正准备为李崇霄烧纸钱的贺景明。无心施法让贺景明以为自己是李崇霄,自己来只是为了调查死因。无心再次施法,从贺景明的记忆中还原当时的场景:贺景明与李崇霄喝酒庆祝,正说着话,李崇霄拿出一本怀真集。贺景明询问怀真集怎么在李崇霄的手中,抬头见李崇霄神色不对,正在拿着砚台不停的砸自己的头,贺景明赶紧求救。贺景明回神之后,看到眼前不认识的无心询问是谁,无心只能表演戏法证明自己真的是一名来驱妖的方士。无心贺从景明口中得知擂主是花门楼文坛擂主,便离开了。无心带着尚青天来到花门楼,无心向尚青天介绍着花门楼擂主一事。尚青天吐槽自己是粗人,便离开了。无心听着花门楼掌柜说着文坛擂台,第一位擂主身亡,现在需要重新选出一位新的擂主。第一轮的比赛,柳玄鹄出现了,无心看着柳玄鹄在台上一边耍剑一边作画。第一轮笔试柳玄鹄与贺景明胜出,擂主出自这两位。第二轮比赛为作诗,两人经过激烈的角逐,但是贺景明突然写不出字来,贺景明只能承认自己输了比赛,得胜的柳玄鹄为今日擂主。晚间,无心跟踪着柳玄鹄被发现,无心笑称自己只是想要结交对方,柳玄鹄赶走了无心。无心在临走时碰到了贺景明,贺景明找到柳玄鹄以重金劝说他放弃擂主之位。柳玄鹄以自己并不缺钱为由并未同意,同时强调读书人不为五斗米折腰。第二日,崔钺成为攻擂人,今日柳玄鹄的表现并不好,崔钺成为今日的擂主。崔钺感谢柳玄鹄为自己省钱,柳玄鹄意识到贺景明是为了崔钺崔樾。柳玄鹄劝说崔樾不要太得意,因为赢了自己的李崇霄已经死了。晚上,柳玄鹄找到崔钺还钱,崔钺像发疯一样攻击柳玄鹄。柳玄鹄与无心制住了崔钺,离开崔钺住处的柳玄鹄询问无心到底是谁,无心依旧笑称自己是方外之人。转载许可
无心法师3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崔钺打擂第一名却自杀身亡无心与柳玄鹄结伴调查两人死因无心向柳玄鹄解释自己的身份,无心听到声响立马赶到崔钺的房间,却发现崔钺用毛笔插死了自己。官员认为是柳玄鹄杀死了崔钺,无心为柳玄鹄解释。掌柜因为接连出来两起命案,禁止柳玄鹄再来百花楼打擂。无心与柳玄鹄一起吃夜宵,柳玄鹄见无心吃肉很是惊奇,无心说自己不是和尚是法师。两人说起了崔钺之死,无心说着自己怀疑这次的事件是妖邪作怪,并且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柳玄鹄决定与无心一同查案。无心带着柳玄鹄回家,发现尚青天偷拿自己的钱财。无心训斥了尚青天一顿,尚青天离开之时,闻到柳玄鹄身上的药味,说到柳玄鹄先天不足。两人坐在家中分析案情,无心认为这妖物杀人是有动机的。柳玄鹄提到被杀的李崇霄与贺景明均是贺景明的朋友。两人来到贺景明家中,柳玄鹄说明来意,贺景明并不配合二人的调查。柳玄鹄认为贺景明是为了给崔钺做打手,最后再故意输给他,这一切都是为了钱。两人离了贺景明家中,柳玄鹄分析之前的李崇霄可能也是崔钺雇的打手,两人来到花门楼,看到了去年有两篇诗集。店小二解释了去年其中的一幅是杨怀真的,去年他退赛离席,才便宜了崔钺。无心想起了自己从贺景明的记忆中看到刘崇霄死之前看过一本《怀真集》,贺景明看到《怀真集》时非常惊慌失措。再联想到崔钺死前看的也是这本书,无心推测两人之死一定与这本书有关。柳玄鹄想要带着无心对贺景明再次施祝由术来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无心说出了祝由术施术过程中需要对方心神不守或者意志不坚才可以。柳玄鹄决定让贺景明吓破胆而意志不坚。无心借着贺景明对《怀真集》的惧怕而趁机对他施了祝由术,无心看到杨怀真死之时,贺景明、崔钺以及李崇霄都在场。无心分析杨怀真的冤魂索命应该是世人心中有心魔才对,贺景明同样也有心魔,此事还需要静观其变。贺景明在床上躺着,听着风声吹响了桌子上的《怀真集》,吓得不行立刻找来了无心。无心施法看到了杨怀真被杀的场景,正想着带回去好好研究这本书,贺景明因为害怕立刻烧掉了这本《怀真集》。在书本燃烧时火焰一度变成蓝色的妖异之火,无心一把拉开了贺景明,用自己的血将蓝色之火变为正常的颜色。无心告诉贺景明事情解决了,询问李怀真之死的真相。贺景明并没有出手伤李怀真,无心认为贺景明帮助崔钺隐瞒真相也是帮凶。无心认为贺景明即便是为了功名也不能杀人,贺景明听到这句话激动地说自己并没有杀人,无心只能打断贺景明的话离开了。第二天,无心和柳玄鹄讨论查案子的事情,无心不明白为什么贺景明离了崔钺就考不中了呢?柳玄鹄解释科举制度靠才学是不够的,还需行卷。行卷是需要才学、人脉、财力样样俱全,家境贫寒之人很难做到。柳玄鹄说着自己进京以来一直忙于行卷,苦于没有门路,才想在花门楼一炮而红。无心认为活着也是不容易,但是还是继续努力。无心找到尚青天,要求他为自己重新找一份除妖的案件。无心来到花门楼,碰到了正在观战柳玄鹄。无心感慨花门楼即便是出了两个命案,依然人满为患。柳玄鹄说到花门楼的老板请来了今年的主考官,所以才有这么多的人。无心看着贺景明胜出,看着他心神不宁的样子说着这件事还没有完。贺景明睡醒之后一度想要用浸了水的纸糊在脸要自杀,幸得无心和柳玄鹄及时赶来制止住。无心与满屋子的书在打斗,柳玄鹄制住贺景明的同时听到了李怀真诱惑可以帮助自己高中的话。无心让柳玄鹄一定要抵制住蛊惑自己的话,柳玄鹄凭借自己的意志抵制住了。此时贺景明与柳玄鹄都口吐黑墨,无心施法击退了妖邪。无心让妖邪现身,此妖邪为读书成痴的蠹鱼。蠹鱼说自己想要为自己弟子杨怀真报仇,但是不明白无心为什么偏袒贺景明这个小人。无心认为贺景明并没有动手杀了杨怀真,蠹鱼却说贺景明虽未杀人,但心思却比崔钺更加歹毒。今年幸亏崔钺带着李崇霄和贺景明继续打擂,自己才有机会为了怀真报仇。转载许可
无心法师3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贺景明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无心发现柳玄鹄时男时女蠹鱼讲述了自己为杨怀真报仇而蛊惑李崇霄与崔钺二人自杀身亡,无心保证自己会让贺景明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让杨怀真得到昭雪,蠹鱼相信无心而离开。无心安慰了一下柳玄鹄刚才不过是中了障眼法,见天快亮了,无心因为担心柳玄鹄到了衙门会影响科举,因此决定独自送贺景明前去见官。柳玄鹄不放心无心独自前去,无心拍拍好友的胸脯让她把心放在肚子里,没成想发现柳玄鹄竟是一名女子。柳玄鹄用剑威胁无心自己是一名男子,自己相信无心是一名正人君子,让他为自己保守秘密。无心将贺景明送到衙门,贺景明带着衙役将杨怀真的尸体挖出。柳玄鹄获得花门楼今年的擂主之位,柳玄鹄的姐姐来到弟弟的房间恭贺弟弟获得擂主之位。尚青天以有大妖带着无心来到玉香阁,无心虽不相信但是依然进了玉香阁。两人在玉香阁呆了很久,没有妖怪出现的迹象。尚青天拿出自己带来的妖司南寻找妖怪,无心一眼看出妖司南并不起作用,因此想要离开。尚青天拉着无心来的目的是让他帮自己买单,因此拉扯着无心要求他为自己付账。无心在离开天香楼之时发现柳玄鹄敞着胸脯与一群女的厮混在一起吃饭喝酒,无心上前询问柳玄鹄不是一名女子吗?柳玄鹄听了之后很生气,让人将无心拉出去。无心检测了一番,发现眼前的柳玄鹄真的是男的,羞愧的离开了。无心离开了玉香阁之后越想越不对劲,再次回了玉香阁。无心被误认为是来应聘的画师,并且对方要求无心明天来上班。第二日,无心询问栏杆上的木楔子有何用,陈哥说着是挂东西用的,嘱咐无心不要乱问,抓紧干活就对了。无心询问楼下的一女二男是何人,陈哥仔细的给无心讲了三个人的来历,一个是玉香阁花魁雪娘,年长的是剧作家吴文豪,年轻些的是名伶万玉卿。何班主带着文坛中三位优秀的人来见雪娘商量客串戏剧的事情,雪娘等人不满何班主的安排,讽刺何班主私下做主。何班主尽力为三位才子争取,巧舌如簧。无心追着柳玄鹄追问其到底是男是女一事,柳玄鹄表明自己生下来就是男子。柳玄鹄希望无心可以遵守诺言与自己形同陌路,再也不要和自己说话。雪娘依据自己对剧本的理解,想要吴文豪改剧本,让其他人都进行相应的修改。陈哥认为无心颜料使用有些浪费,多用处来的钱就从无心的工资里面扣出来。无心因为陈哥老是戳自己,决心不干了。正要离开之时,听到了雪娘在楼上呼救有鬼。柳玄鹄倒了杯水为雪娘压压惊,看到无心偷偷上楼内心想了一个点子。柳玄鹄提议大家陪着雪娘去房里查看一下。无心上楼,施法查看一番并未发现什么,柳玄鹄带着一众发现了正准备离开的无心。雪娘发现无心动了自己的东西,让人将他绑起来送官。无心将计就计拿出一张护身符,假称自己是喜欢小娘子,来送护身符的。雪娘相信了无心,无心追上柳玄鹄为什么要陷害自己,两人在谈话中无心发现柳玄鹄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柳玄鹄并不想要无心过问自己的事情。何班主让众人都散了,万玉卿回到房间上妆,突然镜子中出现了秦穆言的脸,再看发现自己的脸上多了几道血痕,吓得他急忙大喊着跑出去了。众人看着万玉卿大叫自己的脸非常不解,万玉卿发疯一般让被人赔自己的脸。无心一巴掌打了万玉卿,万玉卿安静了下来。万玉卿说着自己在镜子中看到了秦穆言,雪娘一听是秦穆言也说自己刚刚看到的鬼影子也是秦穆言。雪娘讲着秦穆言曾经追求过自己,要给自己赎身,但是后来自杀了。柳玄鹄安慰雪娘,万玉卿也发疯大喊着:“秦穆言,有人找你写台本是看的起你,是你自己没才华,写不出来,又怪得了谁。”吴文豪在改剧本的时候,突然感到众人嘲笑他谁都比他强,众人都在唾弃他,同时也看到了秦穆言,发疯的找秦穆言。无心看到之后同样制止了吴文豪发疯。转载许可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close